首页 | 本学科首页   官方微博 | 高级检索  
检索     
共有20条相似文献,以下是第1-20项 搜索用时 15 毫秒

1.  从《史记》研究到《史记》学研究--《史记学概论》与《史记》学研究的新起点  
   方铭《中国文化研究》,2005年第1期
   《史记》是司马迁父子表现其史官文化使命感的著作。《史记·太史公自序》载太史公司马谈去世前,执其子司马迁手而泣曰:“余先周室之太史也。自上世尝显功名于虞夏,典天官事。后世中衰,绝于予乎? 汝复为太史,则续吾祖矣。今天子接千岁之统,封泰山,而余不得从行,是命也夫,命也夫! 余死,汝必为太史;为太史,无忘吾所欲论者矣。且夫孝始于事亲,中于事君,终于立身。扬名于后世,以显父母,此孝之大者。夫天下称诵周公,言其能论歌文武之德,宣周邵之风,达太王王季之思虑,爰及公刘,以尊后稷也幽厉之后,王道缺,礼乐衰,孔子修旧起废,论诗书,作春秋,…    

2.  功业追尼父 千秋太史公——西汉史学家司马迁  
   刘俊昌《初中生辅导》,2013年第13期
   汉武盛世,人才荟萃。史学家、文学家司马迁写的《史记》,既是一部伟大的史籍,又是一部伟大的文学作品。鲁迅称赞《史记》是“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这是对《史记》在史学和文学史上卓有成就的精辟评价。司马迁以人物为中心来记述历史,开创了纪传体的先河,成为历代史家编撰史书的范例。因此,他被称为“功业追尼父,千秋太史公”。    

3.  “太史公曰”不等于史评论赞  被引次数:1
   《安庆师范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1993年第3期
   <正> 王若虚《史记辨惑》说:“《汲郑·赞》无他褒贬,独叹其有势则宾客十倍,无势则否。至并载翟公署门事,此何足道而著之史评哉?”王氏直接以“赞”代替原来的“太史公曰”,目之为“史评”,据此批评司马迁没有以传统的说教结束《汲郑列传》,而感叹世态炎凉,并载翟公轶事。王氏不当的非议,基于他对“太史公曰”作用的曲解,错误的根源诚属不明“太史公曰”并不等于史评(或者后人所称的“论赞”)。“太史公曰”是司马迁写作《史记》的一种体例,这一点是确定无疑的。今观《史记》130篇,明标“太史公曰”的有125篇(其中包括《孝武本纪》),只有《六国年表》、《秦楚之际月表》、《惠景间侯者年表》、《汉兴以来将相名臣年表》、《陈涉世家》等5篇没有“太史公曰”。    

4.  《史记》中“太史公曰”之人文观照  
   张浩兰《内蒙古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8年第40卷第1期
   探讨人文意蕴,必当以人为本。司马迁《史记》“太史公曰”将个体作为置于特定的历史时代、特殊的人物个性下,以特别磊落的史家胸怀作了辩证人文的观照。其可谓是认知和弘扬人文精神的典范。    

5.  也释“述往事,思来者”  
   彭忠德《中国典籍与文化》,1997年第1期
   《史记·太史公自序》中,司马迁有一段借古人行事以明志的文字。其辞曰:"太史公遭李陵之祸,幽于缧绁。乃喟然而叹曰:‘是余之罪也夫!是余之罪也夫!身毁不用矣。’退而深惟曰:‘夫《诗》、《书》隐约者,欲遂其志之思也。昔西伯拘羑里,演《周易》;孔子厄陈、蔡,作《春秋》;屈原放逐,著《离骚》;左丘失明,厥有《国语》;孙子膑脚,而论兵法;不韦迁蜀,世传《吕览》;韩非囚秦,《说难》、《孤愤》;《诗》三百篇,大抵贤圣发愤之所为作也。此人皆意有所郁结,不得通    

6.  课本注释瑕疵一例  
   吴怀传  刘芝高《语文教学与研究》,2002年第11期
   《魏公子列传》是传记文学的名篇 ,称得上是司马迁的得意之作。他在《史记·太史公自序》中说 :“能以富贵下贫贱 ,贤能诎于不肖 ,唯信陵君为能行之 ,作《魏公子列传》。”明代芳坤也说 :“信陵君是太史公胸中得意人 ,故本传示太史公得意文。”所以 ,太史公对信陵君礼贤下士美德的描写可谓苦心经营 ,既有正面描写 ,更多的是侧面烘托。然而 ,课本中对“会日赢之为公子亦足矣 !”一句的注释似乎有悖太史公初哀 !这句的课本注释是 :“今天我侯赢为么子尽力也够了。”人教社出版的《教学参考书》对这问的翻译是 :“今天侯赢 (我 )为么子 (打算 )…    

7.  略论《史记》的悲剧色彩与讽刺手法  
   陈永光《乐山师范学院学报》,1995年第2期
   《史记》是我国第一部纪传体通史,也是不朽的史传文学巨著,它记述了上至传说中的黄帝,下迄汉武帝年间大约三千年的历史.太史公以史家非凡的胆识与勇敢的批判精神.面对现实.无所畏惧.展开了广阔恢宏的历史画卷.腐朽堕落的帝王,明争暗斗的宫廷,铁马金戈的战场、闾巷酒家的风波,役夫囚徒的呻吟.农民起义的风暴,无不见诸笔端.“其文直、其事赅、不虚美、不隐恶”(班固《汉书·司马迁传》).由是,千百年来,太史公及其《史记》倍受人们的尊崇和称誉.研究其成果,为其诠释作注的大家不计其数.班固尽管站在封建统治阶级的立场对太史公颇有贬词,但也不能不承认太史公是“善序事理,辨而不华,质而不俚”(班固《汉书·司马迁传》)的良史之才.    

8.  司马迁与《史记》  
   李希根《兰台内外》,2003年第6期
   《史记》,初名《太史公书》,亦称《太史公记》或《太史记》。是我国第一部纪传体通史,也是我国第一部规模宏大的纪传文学名著。其作者——司马迁,字子长,夏阳(今陕西韩城西南)人。西汉伟大的史学家、杰出的文学家和思想家。    

9.  《史记》:史家之绝唱 无韵之离骚  
   《中华活页文选(高中版)》,2014年第8期
   正初识经典《史记》是我国第一部纪传体通史,由我国西汉时期的司马迁撰写而成。《史记》记载了上自黄帝时代,下至汉武帝元狩元年间共三千多年的历史,内容涵盖政治、军事、经济、文化等各个方面。"史记"二字本是古代史书的通称。《史记》一书最初没有书名,有时被称为"太史公书",但随着它的影响逐渐增强,最后《史记》反    

10.  读史·史记  
   黄济《中国教师》,2007年第8期
   <正>《史记》,由司马迁(前145—约前86)撰写,是中国最早的一部史书。上起轩辕,下迄汉武,历时数千年,包容了数百个历史人物。本书在司马迁逝世后才传世,初名《太史公书》《太史公记》等,到魏晋时期,才定名为《史记》,实现了他"藏之名山,传之其人"的宿愿。    

11.  透过《史记》、《汉书》论赞序比较司马迁、班固思想之异同  
   曾瑞琪《文教资料》,2011年第18期
   《史记》的“太史公曰”与《汉书》的“赞曰”都是司马迁与班固的直接议论之词.这些论赞序很好地反映出他们各自的思想观点。本文透过两书的论赞序.比较司马迁与班固在学术思想、历史观、历史人物定位、天道观等思想方面上的异同。    

12.  "太史公曰"的史论价值  
   刘春梅《重庆教育学院学报》,2002年第15卷第4期
   “太史公曰”形式上仿自《左传》的“君子曰” ,但在《史记》中发展成为系统的史论 ,却是司马迁的首创 ,其内容丰博 ,观点鲜明 ,体例于统一之中有变通 ,表现了司马迁的宏阔气度和无限的创造活力。可以说 ,中国传统史学 ,由于司马迁创造了史论体系 ,才使得历史编纂成为真正的史学论著。    

13.  “太史公”名义再考  
   石爱华《滁州师专学报》,2008年第4期
   《史记》中“太史公”一语不为官名而是尊称。《史记》中有司马迁用”大史公“尊称其父的,而指代司马迁的”太史公“,是后人删改《史记》时为追尊司马迁所加。    

14.  赵生群《史记》研究述评  
   王永吉《渭南师范学院学报》,2015年第3期
   赵生群先生从事《史记》研究三十多年,成果丰硕。其研究成果主要体现在五个领域:其一为太史公研究,考证司马谈作史、太史公为官名、补证司马迁生于建元六年;其二为《史记》断限与续补研究,考证《史记》记事讫于太初及《史记》亡缺与续补;其三为《史记》取材研究,考证《史记》取材于诸侯史记、《史记》与《战国策》的关系、帛书《战国纵横家书》所载史料不可尽信、司马迁所见书;其四为《史记》编纂体例研究,重点考论《史记》体例、述史框架、《史记》书法、史学理论、纪传体与传记文学;其五为《史记》及三家注文本整理,最大成就即主持修订中华书局点校本《史记》。    

15.  一次影响深远的史学辩论——司马迁与壶遂对话的再认识  
   Yan Jing《历史教学(高校版)》,2008年第3期
   《史记·太史公自序》所记司马迁与壶遂的对话,本质上涉及史书的社会作用、历史撰述与时代的关系以及史官的神圣职责等重大问题,是中国史学史上第一次关于史学价值的辩论,其意义重大,影响深远。本文在前人研究基础上,对此作深入的再探讨、再认识,依次论述了壶遂对司马迁的质疑,以及司马迁在回答壶遂所问中对《春秋》一书、修史传统和史官职责等问题所作的精辟分析。    

16.  中国第一部纪传体通史--《史记》  
   炼星《现代语文》,2004年第3期
   司马迁的《史记》是我国第一部纪传体通史,而且还是一部杰出的学作品,对我国学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史记》是我国纪传体史学的奠基之作,同时也是我国传记学的开端。以人物为中心的纪传体史学作,是司马迁的首创。《史记》的出现,标志中国古代史传学的发展已经达到高峰。    

17.  《史记》考名补述  
   罗文博《阜阳师范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1985年第2期
   <正> 司马迁之书,名曰《史记》,初无此名。古书中屡见“史记”之名,是对古史的泛称,非专指司马公之《史记》。司马迁《史记》中屡见“史记”之名,亦不指其自撰之《史记》。此两者王国维《太史公行年考》已论之颇详。两汉诸书,述及司马氏之《史记》    

18.  《史记》注、疏、译述略  
   马临漪  蒋经魁《天中学刊》,1997年第1期
   《史记》本是我国古代史书的通称,司马迁自称这部书为《太史公书》,亦称〈太史公记》二《太史记》。东汉班彪、班因父子始称《太史全书》为《史记》。魏晋之际,才确定称为《史记》,直到唐初编修的《隋书·经籍志》才正式把(史记》作为《太史公书》的专名。《史记》撰成之后,只有正、到两种抄本,“藏之名山,到在京师”,末即公开流传,所谓名山,即藏之于家。司马迁年后,正本传到司马迁之婿杨做家中。扬敞为昭帝时丞相,他曾将〈史记〉部分篇章传布于外。宣帝时,敞子恽“始读外祖《太史公记》”方公布于世。但西汉末年,朝廷仍对《…    

19.  发展性课堂教学评价的应用案例——以苏教版《〈史记〉选读》为例  
   江家华《语文天地》,2012年第21期
   一、教学设想《太史公自序》和《报任安书》是苏教版《史记选读》第一模块"唯倜傥非常之人称焉———司马迁其人其事"中非常重要的篇章,司马迁在这两篇文章中,将自己的家世谱系、生活经历、志向抱负、创作始末等等作了含蓄而深刻的表述。实际上,这是整个《史记选读》的导引,    

20.  《史记》与档案  被引次数:1
   李波《兰台世界》,2009年第17期
   <史记>原名<太史公书>,是我国第一部纪传体通史,同时也是记述中华民族文明史的一部鸿篇巨制.司马迁撰写<史记>时,除了以亲身游历大量求证史实外,更多的是对先秦文献和"石室金匮之书"的皇家档案进行大规模整理与提炼.<史记>不仅体现出司马迁伟大的史学思想,而且还蕴含着丰富的档案文献编纂理论.书中对档案史料的尊重与利用,表明在我国古代,历史文献与档案文献像一对孪生兄弟一样有着密不可分的亲密联系.    

设为首页 | 免责声明 | 关于勤云 | 加入收藏

Copyright©北京勤云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京ICP备0908441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