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本学科首页   官方微博 | 高级检索  
检索     
共有20条相似文献,以下是第1-20项 搜索用时 703 毫秒

1.  苏东坡与砚  被引次数:1
   马斗成《中国典籍与文化》,2002年第1期
   兼文学家、书画家于一身的苏东坡“平生字画为业,砚为田”。他一生访砚、藏砚、刻砚、赏砚,乐之终身不厌。他多方藏砚,宝有许多砚台精品;他好铭砚,平生所作砚铭近三十首,几占其全部铭文的一半;他所用砚,多流传人间,为世人所珍藏。东坡翰墨一生,还为后人留下了诸多关于砚的艺林佳话。东坡于砚,或游心寓意,或托砚咏志,或劝勉讽喻,实在是东坡潇洒性情、旷达人生的一个写照。    

2.  名人名家  
   《河南图书馆学刊》,2004年第5期
   ~~名人名家    

3.  马起凤藏《永安琴砚》拓本  
   仲威《收藏》,2015年第5期
   永安琴砚,以三国吴景帝永安元年(258年)砖改制而成,因其形状如琴而得名。更为难得的是,此砖砚为清嘉道时期金石名家马起凤所藏,拓本又为马氏亲手所拓,拓本存马起凤、曹树珊、王逢辰、王成瑞、徐方增、褚德彝等金石大家题诗、题记及观    

4.  《禹县杜文雍造像》  
   晁会元《洛阳师范学院学报》,2014年第12期
   正东魏武定八年刻,正面刻造像题记,碑阴刻高王经,碑侧刻造像和题名,非常精美。此帖为于右任旧藏,钤印"于右任考藏金石",由名家题跋。正面拓片墨纸尺寸:157×65 cm    

5.  石虽无言最可人 抱朴斋藏有款砚  
   曹隽平《收藏》,2015年第7期
   余自幼习书,收藏亦20余年,除书画外,亦好藏砚。年轻时曾置砚于枕底、床边,半夜起来如厕,都要深情地望上两眼,方才入睡。砚贵有铭,余嗜书法,因而对有铭文的砚台情有独钟。曾在民间见过孙星衍、阮元等人的砚台,无奈卖方见我出价不菲,料到是贵重之砚,反倒不愿转让与我了,故抱朴斋所藏无名人、大家旧砚。然敝帚自珍,愿将几方铭文砚与诸君分享。    

6.  名人切莫滥署名  
   《中国图书评论》,1991年第6期
   近两年来,由名人名家署名顾问、主编、审订或作序、题词、题签的书,越来越多了。与此同时,各式各样的奇奇怪怪的编委会名单,更是花样翻新,莫名其妙。对此种种,读者早已是议论纷纷了。议论些什么呢?无非是亦喜亦忧。喜的是,许多名人名家,关心出版事业,为繁荣出版事业而勤奋地贡献着他们的智慧和力量;一些德高望众的名人名家,以耄老期颐之年    

7.  全形拓  
   刘锡荣《收藏》,2019年第3期
   正"拓",是动词,加上个"片"字,成为"拓片",那就是很文雅的物件了。如今几乎见不到唐宋时期的拓片,东西本来就很少,想必都入了藏家之手。21世纪初,中国嘉德、北京保利的拍卖,虽然也有些拓片,却大都是清代和民国的物件,且民国为多,所拓之工艺,也说不上多好,自然提不起我入藏的心气儿。2012年,我到山东济南参加一个会议,却意外地遇到发小故人。那次的会址是在趵突泉边上的市府宾馆。下午临时休会,我便溜达到趵突泉,想再细细看看那里的历代碑刻。各地名胜处都有岳飞的《满江红》碑刻,此处较其他好些,无论是字型的忠实度,还是刀法与力    

8.  名家手稿收藏难  
   《档案》,2004年第2期
   1.5我国的一些图书馆、博物馆、文学馆等,早已把名家手稿列入了重要的收藏项目,均收有大量文稿、信札等。中国现代文学馆藏有名家手稿、书札达万件。上海图书馆设有文化名人手稿馆,藏有近百年来各界名人,包括蔡元培、郭沫若、茅盾、巴金、老舍、冰心、丁玲、钱钟书等100多位作家的手稿4万余件。名人手稿流入民间的很少,更增加了收藏的难度。一般来说,作家、学者对自己辛勤撰写的手稿都很珍惜,决不会轻易扔掉,一直很好地收存着。在他们百年之后,大都由家属捐赠给有关部门。也有人对自己的手稿不在意,认为书出版了手稿就没用了,鲁迅先生即是其…    

9.  从唐田君墓志看柴窑出“北地”之地望  
   王长启《收藏界》,2010年第11期
   西安一藏友藏《唐代田君墓志铭》拓片(图1),出土的具体地点不详,据说是铜川得之。从其拓片可知墓志长36.5厘米,宽33.5厘米,厚8厘米,拓片缺盖。志铭楷书,共计16行,满行16字,墓志四周刻缠枝花。从墓志文中可知墓主人是北地华原人,其为考证地名"北地"提供了实物资料,对中国陶瓷史的所谓"柴窑出北地"的存在及所在区域研究提供了"线索",现录志文如下:    

10.  一方古砚寻解  
   木力《收藏》,2009年第6期
   本人喜藏砚,自觉与古代文人墨客对话,其乐也融融。所藏虽不多,然端歙皆备,异物偶俱。闲时拿出把玩,颇得悠然之乐。箧中有一砚,收藏已三年,一直未能断为何石,今特捧出,求教于同好。    

11.  从选题策划到审读报告——编辑实务大家谈  
   《出版参考》,2016年第2期
   选题策划关于选题策划,一曰抓名家书稿,但不迁就作者.“金黎组合”从社会需求出发,为名人策划选题,让名人服从选题,心服口服地就范于“选题”.好多时候,并非名人有了选题、有了作品后,他们去争取作品,包装出版,而是他们捕捉名人、定制名人、挖掘名人、以信誉和责任心赢得名人.二曰客观上帮助名家拓展,主观上成就自己策划.他们不是“一本书主义”,而是着眼于长期合作、长远合作.即使一本书,也要千方百计拓展它的覆盖空间,为争取的效益极限不遗余力.三曰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最大限度地占有选题策划的高质量信息.“洞悉潮流,与时俱进;号准脉搏,获胜选题”,这就是“金黎模式”的占领信息高地的秘密所在.    

12.  北大馆藏拓本《给事君夫人韩氏墓志》辨伪  
   罗新《中国典籍与文化》,1996年第1期
   孙贯文先生《北京大学图书馆藏金石拓片草目》第2册第61页,著录元魏《扬列大将军太傅大司马安乐王第三子给事君夫人韩氏之墓志铭》。此志又见著录于《古志新目初编》(非儒非侠斋丛书本)。虽然拓片就在北大图书馆,我也未能亲睹原拓,颇以为憾。但是通过赵超《汉魏南北朝墓志汇编》(天津古籍出版社,1992年),得以读到该拓全文,疑窦丛生。赵超在录文后面,有一段案语,指出:"此志所记干支均不符,疑伪。"可谓有识,但终不敢断定为伪。近颇读中古碑铭墓志,依据所见,益知此志为近人伪造,实不必待目验原拓而后敢作此言。请为陈其管见如次。    

13.  北京大学吉籍数字图书馆拓片元数据标准的设计及其结构  
   胡海帆  汤燕  肖珑  姚伯岳《图书馆杂志》,2001年第20卷第8期
   金石拓片是一种比较特殊的中国传统文献,它涵盖内容丰富广泛,能忠实地在纸质载体上再现器物的铭文图像,反映不同历史时期器物的状况,在发不能看到金石原物的情况下,拓片在很大程度上起了替代原物的作用。拓片多方面的价值久已为人们所……    

14.  大连图书馆藏“满铁资料”中珍稀本满语、满学图书撮要  
   《中国典籍与文化》,2008年第2期
   大连图书馆藏古旧满文文献十分丰富,有图书、内府档案、舆图、碑刻拓片等。其中的满语、满学图书既有1911年前出版的线装古籍,又有1949年以前国内外出版的各种版式书籍。这部分藏书为"满铁资料"的一部分,是满铁大    

15.  近代史所藏清代名人稿本抄本(第二辑:张之洞专辑)  
   《编辑学刊》,2014年第4期
   正国家"十二五"重点图书出版规划项目国家清史编纂工程文献整理类项目近代史所馆藏文献精华精选汇编影印限量发行《近代史所藏清代名人稿本抄本》共460余册,由大象出版社分三辑陆续出版。第二辑为张之洞专辑,成书172册。张之洞仕途经历丰富,一生善交际、讲情谊,与朝野各级官吏交往甚多,并利用家族、姻亲、同乡、同僚、同门、门客等一切可以利用的关系,编织广泛的人事和    

16.  “江南才子”崔护档案新增墨宝  
   嵇秋红《档案与建设》,2006年第8期
   近日,太仓市档案局专程赶赴苏州拜访著名书画家、“楹联大王”崔护。自为崔护建立名人档案后,太仓市档案局相继征集到崔护个人著作、碑书拓片以及证书奖状等多类档案资料。此次拜访,又征得崔老墨宝两幅、证书若干以及录像带一盒,进一步丰富和充实了崔护名人档案全宗。    

17.  唐代墓志汇编残志考  
   胡可先《中国典籍与文化》,1996年第1期
   唐代墓志是文史研究者长期以来极为重视的重要文献。周绍良先生主编的《唐代墓志汇编》,收录了唐代墓志四千多方,并加以整理标点,一九九二年十一月由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这是一项造福子孙后代的宏伟事业。《汇编》在张钫《千唐志斋藏志》、李根源《曲石精庐藏唐墓志》、罗振玉《芒洛冢墓遗文》等著录的基础上,根据自己多年收集的墓志拓片加以补充修订,并补入了建国以后公开发表的新出土墓志以及各地博物馆、图书馆的藏品,尽可能完整地收录了目前所能见到的全部墓志,堪称唐代墓志的集大成之作。《汇编》体例大致是按照志主落葬日期先后为序进行排列,以年号为界各自编号,书后又编姓名索引,颇便查检,是唐代文史研究者必备之书。笔者在研究唐代文学    

18.  香港沐文堂藏砚  
   石晓《收藏界》,2007年第11期
   三、简约轻盈的宋砚宋代普遍使用石砚,砚多就地取材,式样繁多,宋代文献所列多达上百种。宋代基本砚式,现代人称为"抄手砚",是当时最为流行的砚式。唐代流行的"箕形砚"及"风字砚"虽然还未绝迹,但已较为少见。北宋米芾所著的《砚史》对砚石及式样记    

19.  中文石刻拓片资源库建设  被引次数:1
   张志清  冀亚平《新世纪图书馆》,2005年第1期
   2000年6月,北京香山“第一届中文文献共建共享合作会议”上确立“中文拓片资源库”为海峡两岸五地各馆合作项目,中国国家图书馆与“台北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作为组织者,专力共建事宜。其时,史语所编目建库已有全面成就,国图金石典藏编目数十年来也有相当成果:甲骨入选《甲骨文合集》拓片逾8千种,石刻编目超过1万种,而青铜器全形拓片亦有专辑出版问世。两单位外,北京大学图书馆、日本京都大学人文科学研究所、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东亚图书馆等单位均有金石拓片数字化计划,形成各自发展又相互借鉴、合作的态势。纵观项目启动4年来的发展,以中国台湾地区各馆起步早,标准统一,资金充裕,合作成效较为显著。    

20.  润墨濡毫是砚田——说砚  
   赵珩《世界文化》,2011年第12期
   常言道,笔墨纸砚是文房四宝,砚是其中之一。砚者,研也,是用来磨墨的。从中国文字的历史来看,上古是用刀刻竹木、金石为文,是没有砚的,从周代开始,才有了用石墨磨汁作书的习惯。石墨须研,研墨则有盛器,这种盛器多为瓦制,后世称之为瓦砚。以石为砚一般来说肇始于唐代,但从文献的零星记录中,也可以发现秦汉以前有以石为砚的传说,据说山东孔庙有石砚一块,为孔子所用之物,当然是靠不住的。    

设为首页 | 免责声明 | 关于勤云 | 加入收藏

Copyright©北京勤云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京ICP备09084417号